设为首页   加入收藏

纯真女孩变了质的留学之路

发布时间:2007-8-24 文字大小:  打印:打印此文

十八年前,一个六岁的小女孩,对她父亲的好朋友说:“我才不要去美国哪!”当时,在场所有的人都笑了。谁都不会把一个小女孩的话放在心上,但,不知为什么,大家都记住了她的这句话……

时间过得真快,一转眼,八年过去了。她父亲的好朋友(那个小女孩叫他叔叔)回来探亲,与这个女孩聊起了将来。那时,十四岁的女孩心里就种下了将来要去美国的种子。那时的女孩,心里还是很纯,想:“我将来一定要像叔叔一样,能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!”那时,她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念叨。那年夏天,叔叔的一个儿子也回来探亲,也到女孩家来玩。在此之前,那个女孩从来就没有见过他。当她打开门的那一刹那,女孩的就好像被震了一下。当时的女孩,因为是刚刚开始学英语吧,毫不羞涩地对他说:“How are you?”他也就很随便地回答了句:“Fine!”吃完午饭后,他就走了。好像什么都没留下,真的是什么都没留下吗?

四年又这么快过去了,女孩已经十八岁了。那时的女孩,可以说是大姑娘了。她上高三了。她的叔叔,阿姨,他们的这个儿子又回来探亲。女孩又见到了他。当女孩再次见到他时,比以前羞涩多了,什么都没说,只是对他笑了笑。当叔叔问她,想考什么大学时,她毫不犹豫地回答了:“XXX!”(是她叔叔的母校)为的,就是想以后能去美国继续深造。这回,好像真的就只留下了一个今后要努力的目标。是不是留下了些其他东西,可能连女孩自己也不知道。高考结束了,女孩没能如愿地进入那所大学。只是进入了一所二类的院校。那年暑假,她叔叔经常从美国打电话给她,跟她说:“进了什么大学没关系,一定要抓紧学英语。争取在大三时考完所有该考的。能够在四年级结束时,顺利地到美国来念研究生。”那时的女孩,不再象以前一样,对于去美国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了。她知道,该是到了付出行动的时候了。可她不清楚,她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可以回头的路。而且这条路还异常的艰辛。

女孩的英语基础很不好,从大学的第一节英语课,她就坐在第一排认真地听讲。渐渐地,她的基础补上来些了。她经常在阅览室里看些杂志,这些杂志无一不是写有关TOEFL和GRE的。看了之后,给她的心里,可以说是一种震撼。这时,女孩心里想的是:“出国,一定要出国!去美国,一定要去美国!”她不为任何人做这个决定,她只是为了自己,想去美国看一看,开阔自己的视野。

大一的第二学期,一切都和平常一样。一天,她父亲对她说,“叔叔的那个儿子到这边来学几个月的中文,五一节时,你和他一块回来。”当时,不知为什么,女孩心里一阵莫名的激动。从那天起,她就天天盼着五一节快些到。四月三十号,终于到了。女孩不耐烦地听完了物理课,与他一块回家。那时的女孩不再羞涩,在汽车上的三个多小时,她与那个男孩聊了很多。当然不会缺少了如何学英语。女孩,还要求那个男孩用英语和她对话。当女孩听不懂时,他也会重复地说。当女孩不懂说时,他也会告诉她该怎么说,或者纠正女孩说话中的错误。那三个多小时,女孩觉得,她好象从来就没有这么高兴过。但,她也没有多想什么,就是单纯地觉得,今天很开心。过完五一的假期,很快就到了六月了。女孩得忙着复习,准备期末考试了。那时,女孩经常在露天的地方看书。每当有飞机从头顶飞过的时候,她都会不自觉地抬头看。他对她说过,他大概六月二十号左右回美国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女孩变得喜欢看从头顶飞过的飞机。这个习惯她一直延续到现在,她还是那么爱看头顶飞过的飞机……飞机飞走了,似乎带走了些什么,同时,也留下了些东西。那段日子,女孩就觉得心里总是怪怪的。也许,她不明白飞机带走了些什么,但她清楚的知道,飞机留下了留下的东西----去美国,一定要去。这时,还是很清楚地知道,要去美国念书,一切都是为了自己。只是,她想去美国,不是单单为了一个洋学位,她想学一口流利的英文。因为,她觉得,一个人会两种语言的感觉太奇妙了。她要把美语学的和母语一样的好。对于,飞机带到底走了些什么?她到现在还不是很明白,也想不明白。

很快,女孩念大二了。大二寒假临近,女孩在学校忙着复习备考。就在那段最紧张的时候,听说叔叔他们又回来了。女孩觉得好高兴,接着又觉得非常非常的失落。因为,她回不去,她要考试。放寒假了,女孩回到家中,听说,这次叔叔家都回来了,除了他。当时,女孩的心里,就有好象松了一口气似的。她觉得,幸亏当初没一冲动,以元旦的名义跑回来。当她静下心来想想:当时的想法真是可笑。女孩在家中平静地过着寒假。一天,她接到电话,叔叔一家人,又要回来了。女孩听到这个消息,心里真是高兴得不得了,可以说是兴奋。

她知道,这回他一定会跟着回来的。他回来的第二天,女孩就和她的父母去了他家。在他家,女孩和他聊了很多话。那时的他,刚工作半年,流露出的还是学生的气息。女孩很愿意和他聊天。那时,女孩,心里似乎渐渐地明白了些什么。但在女孩的心理,将来出国念书是头等大事,任何事都不能成为障碍。所以,即使会有些什么从心里升起,女孩也会用理智给压下去。接下来的两三天,女孩和他同时被别人邀请去吃饭,吃完饭,他问女孩想不想去逛街,那个女孩其实非常想去,可是她还是拒绝了。女孩说:“我很累,不想去。”他又问:“那去喝茶吧!”女孩又说:“不喝了,我想回家。”他出于礼貌,把女孩送回了家。回到家,女孩觉得,她做的是对的。在出国之前,什么杂念都不应该有。隔了一天,女孩和他又见面了。也是由于别人的同时邀请。另外两个人是一对情侣,虽然是一块玩,可女孩和他总是要别撇在一边。他们又开始聊天。可这回,不知道为什么,女孩总是把气氛转向沉重。最后弄得他也有些郁闷。当两个人都沉默的时候,另两个朋友突然跑过来,说给他们拍张照片,女孩没有同意,也没说反对。他们就好象偷拍的一样,给女孩和他拍了张所谓的照片。那时,天色已晚,大家都各自回家了。女孩至今都记得,他们没有说再见。那天晚上,女孩回到家,她实在是太压抑了。她实在是受不了了,她哭了。但她还是不后悔,她不想让她的叔叔阿姨看到他们的照片。

她在出国前不想有任何不该有的想法,特别是不能让她的叔叔阿姨知道。其实,也许女孩的思想太复杂,目的性太强,她明白,她一定要去美国。她的叔叔在那已经有了很扎实的根基,会是她很强的推荐人,给她很大的帮助。她不想因为任何一件事影响她出国的计划。这时候,女孩还以为,为了学位,才是她那么坚定地想去美国的唯一目的。没过几天,他就回美国了。在他做飞机离开的前一天,女孩喝了很多的酒,那是女孩第一次喝酒。女孩喝得半醉半醒。当她一觉醒来时,她知道,他已经走了。耳边响起第一天,他送她回家时说的一句话:“这次我走,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了!”女孩躺在床上想:我什么时候能再次见到他啊?

一年很快就过去了,到了大三的寒假。女孩一直都在家里等他的消息,可是,什么都没有。时间真的过的很快,转眼又是一年。这年寒假,女孩同样在等,还是什么消息都没有。这两年,女孩为了考试,到处去上补习班,没有过过一个完整的暑假。这时候,她的英语已经有可很大的进步,她多想他回来的时候能再次跟他用英语对话,让他给她纠正错误啊!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这时候,她就更加想去美国了。当然,她也知道,儿时的梦想也在开始慢慢地变质了。不,也许,早在三年前就开始了,只是女孩自己没有发觉而已。

由于各种原因,女孩在大四毕业时没能够去美国。她回到家乡,找到一个很不错的单位。但那个梦想还是整天围绕着她。她决定,放弃工作,继续为了梦想而努力。就在她毕业后的第一个冬天,女孩又一次见到了他。那天,女孩知道他要来她家,女孩真的很兴奋。想想,上次见到他已经是三年前了,他现在变成什么样了?门打开了,女孩真的又见到他了,可女孩心里有中不一样的感觉:是他吗?他不再有往日的学生气了。有的,是一种成熟,和在社会中跌打的“俗气”。女孩有些失望,但兴奋掩盖了一切的感觉。吃饭的时候,女孩还跟他聊了两句。当他说:“我听我爸说,你也工作了?”女孩心里想:你在美国也关心我的事?当时,女孩还挺高兴。聊着聊着,他说,他就呆在这一天,明天就去别的地方了。听到这话,女孩的心都凉了,心想:你过了这么久才回来,而且你的家也在这,这么匆忙地就走了?之后,女孩就笑了笑,没跟他再多讲什么。下午,他们都出去玩了。虽然有好几个人在,女孩还是跟他走在了一块。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好几次,本来都是分开走的,最后都会走在一块。虽然并排走着,他们的话并不是很多,女孩原本想好的些话,一句都没说。也许,女孩不想再跟他多说什么吧!觉得过去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幻想,是不在真实的,她该从她的梦幻中走出来了。傍晚,他要走了,女孩也很礼貌地跟他说了再见,也许她觉得,是该在三年前说的吧!他对女孩说:“也许下次见到你就在美国了!”女孩笑了笑,低着头说:“争取吧!”这回,女孩很清楚地知道:他走,他没有带走任何东西,只是留下了无尽的悲哀。在他走后,女孩一个人在家痛哭了一场。为自己,还是为别人,她自己也不知道。那时,她对自己说,这种没有结果的等待该结束了。

接下来的4个多月,女孩就在家里耐心地等offer。到了四月了,女孩还是没有接到任何offer。女孩的心里难受极了,不知道今天的申请会不会成功。她开始打算今后的路到底该怎么走?这时,她发现自己被绑在去美国的这条路上已经下不来了。她不知道,如果去不了美国,她今后该怎么办?更可悲的是:她不知道,去美国到底是为了读书,还是为了其他什么——看一眼他的生活?一天,听她爸爸说,叔叔一家人都在为自己的事着急。当然也包括他在内。女孩听了这话,又哭了。但她这次没有哭的那么伤心,到是心存些感动:他在遥远的

美国,也会关心她的事。

到了四月底,女孩终于收到了offer。女孩高兴极了,可心里又开始为签证发愁。经过精心的准备,女孩也很顺利地通过了去美国的最后的关卡。这时,女孩知道,去美国已经成为了定局。虽然所去的地方离他所在的城市很远,但离叔叔阿姨很近。到了节假日,他总要过来看他的父母的。女孩心里想着就很高兴。她幻想着,这样可以使她更真实的知道,对于过去,是不是真的是幻想。这个女孩就是这样一个拿的起,却怎么也放下的人。也就是因为她这样的性格,造成了她至今都吊死在一棵树上的局面。

到了八月,女孩如愿地踏上了美国的土地。初来乍到,叔叔给她很大的帮助。在开学前,她就一直住在叔叔家。叔叔阿姨对她更是好的不得了,就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。半个月后,她搬到了学校附近的公寓,真正开始了她自己的留学生活。这时,她已经冷静下来了,没有刚来时的兴奋。仔细地想着,她到底为什么要来美国。是为自己,还是为别人?可是,至今她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。来美国快三个月了,他也就在女孩刚来的半个月里打过三次电话,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什么了。女孩的心里有一中很失望的感觉,真的很失望。就像再一次证明,一个囚禁了她四年的幻想,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。可女孩就是这么一个固执的人,她宁愿一次次的幻想破灭,她也要一次次地建立起新的幻想。难到她就要永远地把自己囚禁在自己的心里吗?

这个女孩,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坏,太现实,太势力了。她之所以不敢把自己的想法真正地说出来,甚至几次想试探性的发出些信号都不敢。其中一个原因当然是她拉不下这张脸。第二个原因就是,女孩的父亲和他的父亲是几十年的朋友了,她不想为了自己的事,使他们的友谊受到影响。在现在这样一个人情味淡薄的社会里,再找到这样的朋友真的很难的。她总想着,自己不能这样的自私,得顾及到别人。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:她怕,害怕结果会使她失去所有的帮助。真正的孤独的站在美国这片曾使她充满幻想的土地上。这样,也许会让她不想把书读完就回去。这样,她会无颜见任何人。毕竟,她出来之前是多么的风光啊!也许就是这样的虚荣心,让她自己承受这样说不出的痛苦。四年前,她是这么想的;四年间,她一直都这么想;现在,她还是这么想。现在的她,已经被这个没人知道的秘密折磨得没什么力气了,很希望得到一个很明确的答案。哪怕是他已经有了很好的朋友甚至是已经结婚了,可就这个女孩所知道的,他没有。所以,这个女孩还是那么天真的充满了幻想。女孩当然也很清楚,他是在名校获得的学位,而女孩自己只是在一个很一般很一般的学校读书,这样的档次拉的实在太大了。可在没有人,把这张纸撕破之前,女孩自己是不会死心的,即使她自己心里很明白。就这样,女孩承认,她儿时的梦想已经变质了,变得她自己都不认识了。

现在,女孩还在幻想着,什么时候能见到他。从劳动节幻想着感恩节,从感恩节幻想着圣诞节……即使女孩知道,就算是见到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。这种解脱是任何人都帮不了自己的,只有自己学着看开,学着遗忘……

女孩还记得,在来美国前,她还在她的日记本里写道: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开始学会遗忘,学会成为自己。可是,她却来到了一个让她不能学会遗忘,只能学会记住的地方。她现在还是那么痛苦。她的真正的梦想实际上已经实现了,而她自己却不这样认为,觉得自己和国内的状态没什么改变。一点都没有已经来到美国的感觉。这又使她非常的郁闷,苦恼。唯一的原因:她的梦想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变了,已经由量变导致质变。在这变化的过程中,女孩自己一点都不知道。直到她来到美国,走上一条真正不可以回头的路后,她才发现,原来她的梦想不是单纯的读书,获得一个北美的学位,讲一口流利的英语。

现在,她已经明白了,可悲的是,她自己到现在还不愿承认。也许,她还是拉不下那张脸。即使在她心里默默地承认,她也不愿意。这个可怜的女孩,到今天,她还在压抑着,就像一个快被压炸的气球。其实,这种极限的状态已经存在好久了。她害怕,有一天,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突然地爆炸。炸成她无法收拾的残局。她毕竟不再是十几年前,那个说话不用负责任的六岁小女孩了。她得为她所做的一切负责。女孩自己也时常地问自己:“我对自己的囚禁到底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?”

今天,这个女孩,只想对所有想出国,或者正在准备出国的GTERS说:“出国的第一步,一定要明确出国是为什么?不能只用一个学习,或者为了今后更好的生活来概括。到底是为了什么?一定要把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挖掘出来。要很具体。而且,对每一个假设都要做好成功与不成功的打算。否则,象她那样,即使幸运地出来了,也不会快乐,反而更加的悲哀,郁闷,压抑!”

文章:“纯真女孩变了质的留学之路”正文完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《纯真女孩变了质的留学之路》的相关文章
    热点文章
  • 没有热点文章
  • 在线咨询
     开始搜索

    热点关注

    热门学校

    论坛看看